姚琳 丁香花开


发布时间: 2019-06-14

  暮春早夏时节,丁香花开了,淡紫色的碎花开了满树,一簇拥着一簇,四肖期期准,花瓣纤细,花蕊玲珑,开得那么饱满,那么悄无声息。

  丁香花开在我必经的路旁,每次,我都不能无视地走过一棵开花的树。那样淡紫和粉紫的小花朵拥在一起,从泛着紫黑的小芽开始,从淡紫,到粉紫,到白紫,到越来越饱满,慢慢的开放,仔细端详,那朵朵小花似满天的繁星,闪耀着温润的光亮,等待我轻轻的走过。

  这个时候,我的脚步便会迟疑一下,我轻轻拉近一枝花,闻闻清幽的花香,摸摸柔软的花朵,又轻轻让花枝回去,舍不得折下一枝,只想让它盛开的长久一些,再长久一些。它可是历经风雪的艰辛才开在这暮春的时节,正因为每一朵花只能开一次,所以它们极为小心而慎重,满树的花没有一朵是开错了的,他们是那样认真地迎接着唯一的春天。

  我分不清这朵和那朵是不是去年开过了的,它们开放的样子跟去年的那朵一模一样,还是开在这样的时节,开在我必经的路旁,开出最美的样子等待着我路过,可是,路过丁香花下的我呢?还是跟一年、五年、十年前的我一模一样吗?样子还是那样青春,性情还是那样纯真吗?花永远是一种模样,时间也如这花朵一般,白昼交替,年复一年,手机报码,青山不白头,流水不断源。可我唯一的青春却在年年岁岁花相似的年华里越来越远,留下一幕幕美好的记忆在这样又见丁香花开的季节里一遍遍地回忆。

  二十年前的我,正值青春年少,年轻的母亲在黄河岸畔的庭院里种满了各色的花,早春时节,碧桃争相盛放的时候,杏花含苞蓓蕾,杏花满天飞舞时,探春开得正浓,芍药牡丹嫩嫩的,红红的芽儿开始破土而出,石柳花叶繁茎嫩,一排排小巧玲珑的花骨朵儿挂满枝头,野百合、水仙花开始准备亭亭玉立的时候,丁香花已经开了满树,素装淡裹,透露着紫色的芬芳,一团团,一簇簇,清风吹来,远远望去,像一片片云在飘动,那一片片鲜绿鲜绿的桃形叶子交错在花间,随风摇曳,整个巷口都弥漫着沁人心脾的幽香。每到丁香花开的时候,花开满园,阳光明媚,花香气爽。清晨,母亲就会剪一大把丁香花来,在花瓶里倒上半瓶太阳晒过的水,把丁香插在花瓶里,放在柜前床头上,我被淡淡的花香叫醒,母亲轻轻地摸着我的头,叫我早起,趁着树荫花香多读书。母亲总会说清晨的空气最新鲜,读书读得快,记得牢。母亲在做早饭的间隙,总会朝花下读书的我淡淡的微笑,有时候也朝我轻声地喊“再大点声,妈妈听不清”,这时,我就大声的朗读,好让母亲听见。读书读到花香里掺着韭菜盒子的香味时,我总是安耐不住,合上书,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吃母亲做的韭菜盒子了。

  初夏,干枝牡丹盛开的时候,在这个清冷的高原小镇,只有丁香花浓荫如盖。正因母亲采摘的那束丁香和亲切的话语,在我的花季里长满了七彩的梦,在成长的道路上历经千辛万苦也从未放弃梦想,永远寄希望于努力,努力拥有了丰盈的内心和幸福的生活。

  五月的风和着花香吹拂曾经年轻的心,青春的梦与未来最美的相逢。岁月荏苒,花开永恒,生命犹如一朵朴素淡雅的丁香花,它虽然没有牡丹那样婀娜的身姿,也没有玫瑰那样艳丽的色彩,但它曾盛开在我最美的花季,带给我一缕缕清香,如今又开在我必经的路旁,母亲已过古稀之年,我已是到了母亲年轻时候的年龄,女儿已然成了年少的我。每当经过丁香花下,那个年少的我和年轻的母亲总会在脑海浮现,我牵着女儿的手,听着女儿给我诵读新学的古诗词,回想起母亲那淡淡的微笑,我的心中充满了感动和感恩。

  作者简介:姚琳,笔名文月,青海省化隆县人,《现代作家文学》特约作家。手机第一时间看开奖,愿用纸页细细阅读生活的美好和内心的感受 ,愿将新铸的铅字在书页上留下美丽的压痕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香港马会开奖现场直播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